SERVICE PHONE

13988889999
NEWS 新闻资讯
你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
程序员锁死服务器:游戏开发600万打水漂,创始人负债数百万!

发布时间:0  点击量:3

程序员锁死服务器:游戏开发600万打水漂,创始人负债数百万! 时间:2019/01/22 11:37:50编辑:杉崎 程序员锁死服务器是怎么回事?最近一款叫《生灵怒》的游戏在上线测试当天,被一个员工锁死服务器和电脑,最终项目失败,600万投入付之东流,创始人负债数百万。感兴趣的玩家,下面就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程序员锁死服务器事件详情! 事件详情 1 月 20 日,深圳市螃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尹柏霖发文控诉,前员工燕某在游戏上线测试当天( 2017 年 12 月 15 日),锁死服务器与电脑,并恶意失踪,致公司损失惨重。尹柏霖称,“我们上线不了也测试不了,等新员工到职后熟悉新代码又是几个月过去了。”他表示,时隔这么久才曝光燕某是觉得项目败了无所谓了,正准备走法律程序。现在公司已解散,自己背了几百万债在打工。 以下是深圳市螃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告原文: 各位行业同仁: 大家好, 2019 新春将近,本司为防各位遭受重大用人损失,特此相告 我司前员工C++主程燕飞宏在 3 个月的就职期间,官僚主义严重,与同事不能和睦相处,出于报复心理,于我司游戏数干人测试当天思意失踪,锁死服务器与电脑拒不交接工作在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后,该员工又假意认错,以代码要技想重新回到工作岗位,并以自己快要买房公积金不能断为由,要求公司继续为之缴纳,公司从大局出发,为之缴纳了公积金。 同时,公司在征询是否重新接纳该员工时,进到了全体员工集体反对燕飞宏因此再次心生怨恨,先后两次来公司寻隙滋事,大喊大叫,干扰公司正常营业,还与出面阻止的制作人大打出手「公司已做报警处理」我司为独立游戏开发商,对待员工非常尊重,平等真诚,没有任何不适行为。 我司前员工燕飞宏,城府额深,心智异于常人,先是利用与公司创始人是老乡和校友的身份骗取信任,看准急需用人的空档获得 4 万高薪与分红,后又倚仗服务端仅自己人,捏着公司命脉,恣意妄为,最终做出测试当天关服锁电脑如此骇人听闻的奇葩之事,始终拒绝交接工作,致使做了两年耗费 600 万的项目最终失败。 之前公司全心挽救项目无法分心,没有将情况公之于众,现在项目已死,创始人负债数百万,整个团队痛心疾首,本司以血的教训提醒行业各位同仁:识人需明,用另外,该员工与我司签有竞业禁止协议,相关法律程序正在启动,各位行业同仁切莫被其欺瞒。 本司所述为客观事实,绝无夸大成分,证据确凿。 该员工劣迹斑斑,已有其他受害公司联系我司,在此本司呼更多的被害公司与本司取得联系。 从微薄大V“首席内幕官”晒出的信息显示,还一同曝光的还有一份“关于燕飞宏的补充声明”,自称是螃蟹游戏负责人的“螃了个蟹”表示,自己与燕飞宏在一起工作之前素未谋面,不存在任何瓜葛,工作后非常信任他,以合伙人相待,所有技术斗柜他管理,因为捏着公司命脉,对其经常早退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 人们的最大疑惑,是一个刚来公司三个月的程序员,如何能拖垮耗资600万元、开发了两年的游戏项目?游戏之前是谁在开发,是否另有隐情? 尹柏霖表示:创业公司养不起闲人,燕飞宏负责的后端,之前在公司也只有一人负责。当时前任跟同事相处得很好,奈何身体出了问题,跟妻子孩子离开深圳,回老家养病去了。而公司正值游戏上线前夕,他情非得已,通过朋友认识了燕飞宏。 尹柏霖惊奇地发现,燕飞宏跟自己是老乡也是校友,技术能力也过关,就给了技术总监的职位(相当于技术部门负责人)和4万元的月薪。“这其实是挺不合理的,但当时我们项目已经停摆了。如果他做得好,工资高一点也可以接受。” 公告里称燕飞宏“心智异于常人”。公司同事跟燕飞宏很难沟通,“他自己做后端时还没问题,一跟前端和策划合作,各种骂人摆谱都来了。”尹柏霖称,燕飞宏经常早退去吃饭,一起拼命的同事对他意见很大。然而他的级别是“技术合伙人”,燕飞宏表示:他们是普通员工,我是管理层,我想怎样就怎样。“在公司得小心哄着他,还专门给他搞了特殊的电脑桌和椅子。” 矛盾爆发是在游戏上线测试的那一天。中午全员会议时,燕飞宏怎么也请不来,尹柏霖亲自去请,他却摔键盘走人了。下午两点游戏就要上线,他们原以为他像往常一样出去就餐,结果燕飞宏再也没回公司。他的电脑密码、服务器密码,也无人能解。游戏内测最终泡汤。 这款游戏本名《生灵怒》,预算100万元,耗时8个月,但实际开发拖了一年多。“拖到这时候,每个月支出就有十多万元,我们实在没钱了。”内测泡汤后,前端主程序员颇为失望,“大家苦兮兮熬了一年,最终落得这个后果,心态要崩了。”最终抢救8个月后,项目宣布失败。 尹柏霖是游戏策划出身,工作了七八年,把攒下的100万元全部投入了项目。另一位做实业的合伙人也投进了自己的300万元。项目失败后,尹柏霖不得不关闭公司。他形容自己在深圳“一无所有,33岁没车没房,老婆还要生了”,只能打工度日。 在规划里,《生灵怒》是一款RTS+实时消除对战玩法的游戏,全球同服。“我们走的是独立游戏路线,对口碑抱有很大希望。”尝试过游戏的玩家尽管提出诸多不足,但对玩法机制赞不绝口。根据尹柏霖预测,这款游戏未来能做到月千万元级别的流水。但这一切如今都已付之东流。 跑路者被拉进黑名单 在燕飞宏跑路当天,微博大V“首席内幕管”爆料称,他还把社交媒体的签名换成了“大吉大利,螃蟹挂逼”,毫无悔恨之意。 后来,“他想起公积金还挂在公司,又正要买房,便央求我把公积金给他交上,重回公司。”尹柏霖也希望他至少能交接公司,但同事无不强烈反对,最终未能通过。尹柏霖称,此后燕飞宏回公司大吵大闹,还发生过肢体冲突。当时顾及脸面,螃蟹网络并未曝光此事。如今公司已倒闭,他选择发出公告警示同行。 至于损失,也是无力弥补。燕飞宏表示正走法律程序起诉对方,在和律师商谈此事。但他承认,“事发当天就报警了,不管用,诉讼也会是个很漫长的过程”。燕飞宏如今已在另一家游戏公司——深圳平行宇宙数字娱乐有限公司上班。尹柏霖也联系了对方,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称“双方正在处理此事”。而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致电深圳平行宇宙时,对方无人应答。燕飞宏本人在网上也并无联系方式,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尝试通过其他途径联系其无果。 在公告发出当天,燕飞宏的名字迅速在深圳手游圈流传开来。有从业者表示,“我在的几个游戏行业招聘群都传遍了”。在同行交流群里,还有从业者曝出他过往的“事迹”。久六互娱(深圳市我爱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)的一位从业者称,燕飞宏在公司时三四个月写不出一款简单麻将程序的基本框架,还在封闭测试第一天就打了研发经理。 尹柏霖坦言,这件事的第一责任人其实是他自己,未能准确识人。“但很多网友说有内幕,其实真没有,燕飞宏性格过于奇葩,损人不利己,无法用正常逻辑推断。”在公司解散后,尹柏霖有三个月自责愧疚,什么也干不了。“我把我的全部积蓄都投进去了,现在一无所有,就是不能让他再继续危害游戏行业。”“至于网友捐款,好意我心领了,但我自己创业自己承担后果。”

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玉沙路58号  电话:0898-66889888 手机:13988889999
Copyright © 2012-2018 亚博传奇竞技游戏 版权所有Powered by EyouCms ICP备案编:琼ICP备888999号